温馨提示

您未持有我司份额,详情请咨询

021-80226200

2017年股市展望:守得云开见日月

史伟 2017-01-10 来源:

文 | 博道投资高级合伙人、股票投资总监 史伟 复旦大学学士,英国雷丁大学经济学硕士,16年证券基金从业经验。历任东方证券行业研究员,华宝兴业基金公司高级研究员、基金经理助理、华宝兴业动力组合股票基金经理,交银施罗德基金公司权益部副总经理\交银先锋股票基金、交银主…

| 博道投资高级合伙人、股票投资总监 史伟

复旦大学学士,英国雷丁大学经济学硕士,16年证券基金从业经验。历任东方证券行业研究员,华宝兴业基金公司高级研究员、基金经理助理、华宝兴业动力组合股票基金经理,交银施罗德基金公司权益部副总经理\交银先锋股票基金、交银主题混合基金基金经理。

 

在写2017年市场展望的时候,正值201612月份股市调整之际。就短期市场而言,笔者认为估值修复,也就是市场一直以来说的“春季躁动”仍然值得期待。

回到201612月的市场:受人民币贬值预期、资本外流以及国家控制债券市场杠杆,流动性偏紧的环境下,债券与货币市场出现极大冲击,股票市场也因此受到拖累。

但是我们注意到,与20161月份不同的是,股票市场反映并不激烈,回落幅度与恐慌情绪完全不能与1月份相比。这一现象一定程度反映了,股票市场自20156月份,大幅度、长时间的回调,已经比较充分,而当下开始出现大股东与管理层大面积增持的情况。

根据过往经验,流动性冲击都是短期影响,一旦结束,股票市场有望出现修复。2016年是成长股大幅调整的一年,估值开始回归到相对合理的水平,很多股票PEG开始小于1,甚至出现了中国建筑与海康威视估值基本一样的“盛况”。

笔者认同周期盈利修复带来的股价修复,但是更加认同,具备成长空间的公司更具长期投资潜力。因此,笔者认为成长理念有望在2017年再度有效。

2017年宏观经济展望:

“三驾马车”——出口承压,消费趋弱,投资将发力

2017年宏观经济总体上上将延续2016年的经济企稳,但是不确定因素犹存。

首先,作为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之一的出口将承压外部经济和政治环境的变化。全球经济短期PMI等指标企稳,迎接短周期的向好。但是除美国外,欧盟与日本经济全年经济依然具备不确定性,特别是英国开始实质性脱欧。那么作为出口大国,中国的外贸摩擦可能会强化。同时,2016年商品价格全线上涨,特别是石油价格涨五成左右,导致进口金额增加,对于顺差产生压制压力。

股票策略

 

其次,经济增长的另外一驾马车——消费,将因为2017年的汽车和楼市的消费下降影响,数据可能趋弱2016年国内消费整体平稳,但是2017年预计将略有下滑,特别是汽车销售数据,在税收优惠力度减弱的情况下,2017年汽车销售数据将比2016年出现几个百分点的下滑。201610月份,20个大中城市出台房地产限制措施,各地房地产销售迅速降温,201611月份调控城市多数销售同比为负。考虑到一线城市对二三线城市带额带动作用,预计2017年全国房地产销售数据较一般,传到投资数据上,新开工不排除为负,而整体房地产投资数据也将低于2016年。

最后,2017年的经济增长可能需要依靠最后一驾马车——投资。目前看来,稳增长的重要抓手是基建投资,包括高铁、城市轨交、地下管廊的建设,特别是引入PPP后,2016年发改委批复了上万亿的投资包,对于2017年的投资而言是重要的稳定器。同时,2016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货币政策转向中性,财政政策继续积极,而经济增长目标也由单纯的追求增长,转化为增长、充分就业、改革等;特别是国企改革,部署的非常具体,预计2017年有望成为改革大年。


相对确定而言,2017年通胀水平不会很高,理由如下:第一、总需求2017年弱于2016年,特别是房地产销售与投资存在一定不确定;第二、农产品、猪肉价格,目前供求关系不支持明显上涨,且低端劳动力工资涨幅趋缓,不具备传导能力;第三,PPI虽然转正,但是根据2003-2007年经验,对CPI的冲击不会很大。

综上所述,单纯考虑经济增速,则存在一定不确定性,特别是2017年下可能增速出现进一步下行

2017年股票市场展望:

存在风险偏好上升的条件,投资机会和潜力并存

虽然经济2017年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但是从2012年到现在,股市的波动与宏观经济的波动,相关性在减弱,宏观经济同比、环比变化对于股票指数的影响作用,没有十年前那么直接。

回顾过去,我们可以发现,2012年经济虽然季度间的增长率相对平稳,但是股票市场基本是全面回调,只有年底才出现一定上涨;2015年波澜壮破的牛市,而经济却处于下滑的状态之中;2016年下半年,经济同比、环比都出现企稳回升态势,但是股市并没有出现上升走势与之匹配。

可以看出,股市更加明显反应经济中长期走势,增速持续回落,缺乏新的增长动力,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时而中性、时而发力,但经济增长难言乐观。预计2017年股市仍然处在如此的宏观经济环境中,故经济的季度波动,预计对股市影响较小。

2012-2016年经济处于缓慢回落中,上市公司整体盈利也相对不振,年度净利润处于0附近或者微弱正增长之中。而股市的波动,更多取决于估值的变化。鉴于2017年宏观形势与过去几年存在类似之处。那么国债收益率与风险偏好的分析,将是2017年股市走势预判的重点。

而前面分析过,笔者认为2017年通胀不会高,那么虽然短期国债收益率调整比较激烈,但是预计201710年期国债收益率难以持续上行,将在目前附近区间波动,而且不排除2017下半年10年期国债收益率低于目前水平的可能。无风险利率对于股市,2017年的影响是中性或者略正面

风险偏好在2015年一度极高,而2016年底又降到极低的水平。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市场估值较低,对未来的经济、企业盈利、社会发展的预期都不高;第二、股市波动率下降到历史很低的位置,低波动、低换手率印证了人气的低迷,也印证了风险偏好极低的现状;第三、股市持续的资金外流,包括机构投资者被持续赎回,散户对于股市敬而远之的态度,都是典型熊市特征。

按照股票大作手回忆录的描述,股市只能沿着阻力最小的方向发展,目前风险偏好如此之低,进一步下降难度很大,反而上升概率更大。展望2017年,存在风险偏好上升的条件。

2016年12月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混合所有制是国企改革突破口,要在电力、石油、天然气、铁路、民航、电信、军工等领域迈出实质性步伐。加强产权制度改革、推动养老保险制度改革。改革的部署很具体,文字明显多过去年,改革的推进值得期待。而改革将有望明显促进风险偏好的回升

2017年虽然经济增长还处于回落的大环境下,但是存在两点将有别于2012-2016年。2016PPI结束了50多个月的下行,出现了同比上行,这将延续到2017年,对2017年上市公司整体盈利起到正面作用;2017年盈利增速有可能超过2012-2016年平均水平。股市定价的分子项,也有可能起到正面作用;此外,全球经济在连续下滑多年后,美国经济出现了明显的企稳复苏,甚至回到了加息通道,美国经济的好转,对于全球起到比较正面的作用。

综合分析,分子项、分母项,2017年都相对正面因素更多,股票市场存在一定的投资机会与投资潜力。从投资建议上来看,笔者看好以下行业和板块:医药、医疗服务,人工智能、科技领域中硬件、具备成长或者经营反转的消费类公司。

免责声明:

「洞见」栏目所提供的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投资者据此做出的任何投资决策,博道投资不承担任何责任。投资有风险,请独立判断与决策。

史伟

史伟

高级合伙人、股票投资总监